评论:离“短平快” 远一些

文章正文
2021-06-14 13:54

内容提要:“杂草嘛,没什么可怕的!”曾有农民这样回答南开大学教授李正名。恰恰是这样一个看似“没什么可怕的”杂草,给农业生产造成的损失达10%—40%。由于农药创制风险高、投资大、周期长,很多人望而却步,而李正名却毅然决然地“躬耕陇亩”,带队创制新农药。他常对学生们说:“我们做研究,不是为了发表文章,而是要接地气,真正将我们的理论回归于民、用之于民。”

  天津北方网讯:“杂草嘛,没什么可怕的!”曾有农民这样回答南开大学教授李正名。恰恰是这样一个看似“没什么可怕的”杂草,给农业生产造成的损失达10%—40%。由于农药创制风险高、投资大、周期长,很多人望而却步,而李正名却毅然决然地“躬耕陇亩”,带队创制新农药。他常对学生们说:“我们做研究,不是为了发表文章,而是要接地气,真正将我们的理论回归于民、用之于民。”

  “回归于民、用之于民”,这话令人深思。科技创新面临的课题千千万万,到底该研究什么样的问题?有人奔着热点去,有人抱着发论文、评职称的心态研究问题,可能也会出一些“短平快”的成果,但急功近利所获得的成果往往浮在表面。搞科学研究,就要研究真问题,真研究问题。“真问题”或触及事物本质和核心,或着眼于国家需求、社会需要,或致力于解决实际问题等。发现并研究真问题,科技创新才能有所收获、有所突破。

  研究真问题,真研究问题,就要甘于坐冷板凳,勇于做栽树人、挖井人。比如,当前我们面临的很多“卡脖子”技术问题,根子是基础理论研究跟不上,源头和底层的东西没有搞清楚。而基础科学研究好比一座大厦的“地基”,研究真问题就是要不断夯实这一根基,往往需要大量、长期的精力投入,这就需要沉下心来,探究来龙去脉,而不能盲目跟风。只有把真问题研究明白了,才能实现“从0到1”的突破,从而带来“从1到N”的枝繁叶茂。

  穷理以致其知,反躬以践其实。袁隆平、屠呦呦、南仁东、钟南山……一个个响亮的名字之所以令人崇敬,不仅因为他们数十年如一日攻克着一个个“不可能”,更因为他们真正“把论文写在了大地上”。离“短平快”远一些,造福社会、惠及于民,才是真的研究问题,也才能让“真研究”实现应有的价值和意义。(津云新闻编辑刘颖)

文章评论